海滩边的土拔鼠

请假,下周再发。。两更。。其实我写了,不过没码,啊学生党还是要学习的。。

【楚留香手游/华武】奇遇:干了这碗狗粮 一

一个奇遇的故事,共有3对华武CP。视角可能有些奇怪,不懂可以评论啊哈哈哈哈哈蛤不过更到后面也知道了W
宫西华X白着
纪斐X神机子(玩家CP)
还有很迷很少的楚萧。。
周更不坑,欢迎入坑(「・ω・)「嘿


  宫西华是个华山,嗯看名字就可以得知。
  今天的宫西华,啃着昨夜的冻馒头,提着剑慢悠悠地走回鸣剑堂,突然被谷潇潇揪住:“少年,华山的财政需要你来拯救!”
  宫西华赶忙道:“师姐我铜币只有5个了放了我吧”
  谷潇潇摇头:“不是这个意思,武当的又来讨债了,师弟们去了很久还没回来麻烦你去看看”她嘀咕道:“就知道讨债讨债整个华山都要卖给武当了”
  宫西华满脸不高兴的看着手中的冻馒头,没有理会谷潇潇。
  谷潇潇心领神会,不知从哪变出一盒。。冻馒头
  师姐你就是这样打发我的吗。

  白着白道长,是长风驿的常客。
  无上天尊,我们动手不动口这句话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  白着看着横七竖八躺在雪地里的华山弟子,拢了拢外衣。
  华山门派穷弟子废,真是一代不如一代。
  华山弟子甲哭唧唧:“道长我们真的是没钱啊,你看我都只有一铜板了”
  白着对弟子甲伸手:“一铜板也是钱,拿来”
  华山弟子甲慌了:“不道长!那铜板是我本体没了他我就。。要不我给你做牛马如何?”
  白着冷笑:“哦?你笔和纸都买不起怎么写卖身契给我做牛马?”
  。。道长好凶!华山弟子甲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最后一个铜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。其他躺尸弟子同情的看着他,爱莫能助,爱莫能助。

武当真的很有钱。
同门的纪斐师姐去过武当,她说武当真是个好地方,为此还作了一首诗。
  忆武当
  武当好,风景旧曾谙。
  日出金顶闪又闪。
  啊,是金子,是钱。
  能不忆武当?
  很多华山弟子听了他们师姐鬼话,拿上锤子连夜出发武当暗搓搓打算敲金顶发家致富,不过并未成功还被发现,于是武当弟子讨债愈发理直气壮了。
  宫西华其实并不是很反感武当,毕竟年幼时还被一武当救过。

十一年前,宫西华还是江南某村子的总角小童,每日跟在大孩子身后玩大侠打贼之类的游戏,因为年幼,宫西华只能扮演吃瓜人质,看着那些大孩子折树枝以做剑,在空旷出菜鸡互琢。
  群雄正翕赫,双翘自飞扬。挥羽激流风,悍目发朱光。
  嗯如果真是斗鸡的话现场肯定很激烈。
  宫西华时常会想,真正的大侠和盗贼打起来会是怎样惊天地的呢。
  然后有一天宫西华就被绑架了。
  盗贼头头是个怪蜀黎,他一见宫西华就两眼放光。
  宫西华:“我不是漂亮姐姐。”
  怪蜀黍盗贼头头:“没事我不喜欢漂亮姐姐。”
  宫西华震惊,这世上居然有人不喜欢漂亮姐姐!
  盗贼头头个手下吩咐几句,把宫西华带到一个小黑屋,折腾了大半天,宫西华坚持不了几分钟就缩在墙角睡着了。
   迷糊中,好像听到盗贼头头的怒吼:“小美人拿命来!”
  宫西华清醒了,这厮居然没有怜香惜玉之心,当诛之当诛之。
  “看来你是没尝过斩白鸡(无极)”这声音很是清冷。
  斩白鸡?斩白鸡都没吃过好可怜哦。
  又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打斗声,最终归于平静。
  脚步声自远而近,宫西华努力的墙融为一体,发现不了我发现不了我。。

  白着打完盗贼光顾了贼窝,发现这贼穷的响叮当,白着很不高兴。
  在山寨后方还有个小黑屋,白着运起轻功飞去,一脚踢开门。
  。。怎么会有个小孩?

  宫西华努力装死。
  不知这人是敌是友但是好凶啊还是装死比较好。
  白着探头看了看,只觉得这小孩怕是傻了:“再装死把你丢湖里喂鱼。”
  宫西华怂了:“对不起对不起大侠我错了我不应该故意装死。”说罢还可怜兮兮的看了白着一眼。
  美。。美人道长!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道长黑发看起来好软好想摸摸。
  白着嫌弃的看了他一眼。心想这崽子虽然看起来挺可爱的但一脸痴呆的盯着自己,傻兮兮的可以抽吗。
  被美人道长瞪了一眼,宫西华怏了。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瞪我。。
  算了美人怎么样都是对的。颜狗宫西华是这么想的。
  宫西华猛地扑过去抱住抱住白着大腿:“嘤嘤嘤多谢道长救命之恩~”
  白着一脸阴沉,好好道谢抱什么大腿?

  白着默念这是人不是球不能踢不能踢,开口道:“好了,你是哪里的孩子?”
  “……被抓来的孩子”
  白着:“……坏人我解决了,你家在哪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  宫西华说了方位,白着把他抱上马,离开了山寨。
  夜很深很静,宫西华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道长是武当的吗?道长好厉害啊。”
  美人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先夸夸他顺顺毛。
  白着:“嗯,谢谢。”
  ……好疏冷的语气,好尬,宫西华觉得还是不要勾搭好了。

  宫西华爹妈,真.吃瓜父母,发现自家儿子不见了,便商讨着是在生一个还是去找。正决定去房中造人之时,就见宫西华大摇大摆走进门,身后还有个白衣小道长。
  宫西华爹妈又惊又喜,抱着宫西华哭嚎了好一会,鼻涕眼泪抹了宫西华一衣服。
  宫西华:……
  看着他们一家子对哭……啊不,是其乐融融的样子,白道长觉得自己又做了件好事,正要告别,却被宫母挽留:“多些这位道长救了小儿,道长不嫌弃留宿一晚明日再走。”
  白着微微一笑:“那就打扰了。”
  宫母只觉得某西方金毛白翅膀神对她射了一箭,这小道长生的真是好看,皮肤好光滑好白皙像瓷器求保养秘方。
(宫西华眼神暗示:是吧是吧)

  次日,面对宫母的再三挽留白着选择了残忍拒绝。
  “你要走了吗。”宫西华很是低落,或许是后会无期了。
  白着:“嗯,我这次下山游历,还有很多地方没去 。”废话难不成不走还留在这陪你玩吗,他看了眼宫西华,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:“你想谁的不是这个吧。”
  “武当……”
  “我们武当弟子都是掌门捡回来的。”你又不是捡回来的,别想了年轻人 。
  宫西华失望的低下头。
  白着想了想:“我看你剑法还成,华山或许会适合你。”
  素闻武当与华山不合,虽然不清楚原因,但是,武当弟子推荐你去华山?什么情况?莫非打什么算盘?宫西华佯装一脸天真看着白着,还眨巴眨巴双眼。
  白着冷哼:“傻什么,不信我的眼光?”
  宫西华:“信信信。”信个鬼。
  白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塞到宫西华手上:“这是推荐信,那这个去华山,交给一个叫纪斐的人说是白着给的。”
  ???没毛病武当弟子给我写去华山的推荐信。还有……原来道长叫白着啊。宫西华内心毫无波动的掂了掂信封,挺厚的,不止推荐信吧?
  是的还有催债信呢。
  白着翻身上马。
  “白道长等等!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?”宫西华拽着白着的衣袖,满脸‘嘤嘤嘤不想和美人道长分开’。
  白着拍开宫西华的手,遭到嫌弃的宫小朋友很是受伤的撇撇嘴,像是被主人嫌弃的小动物般,白着不禁笑了:“华山,我回去的。”
  去讨债。

  白道长记忆力一直很好,他想着哪天去华山讨债遇见宫西华,一定要打得他宫母都不认识。这死孩子哪来的胆,敢抱他大腿?
  哦,白道长忘了人时候变的。
  看着眼前俊美的青年,白着擦了擦嘴角的血,这个华山……打不过。
  白着想不到他也有装死的一天。

 
  

……官方认攻受!?
【举爪欢呼!!】
之前在微博发过在Lof再发一次吧TT